Sunday, October 15, 2017

一日三餐

八號風球的早晨,早上吃了kimchi炒小米。然後慢慢出嚟歎返杯茉莉花茶。食的egg benedict,忍忍!今天仲要準備些咖啡粉和五味子糖漿。五味子是在余仁生買的,質量非常好。本來韓國鋪頭都有得買現成嘅,但系計落自己整真係平好多。做法好簡單的。取小量五味子落煲仔,入邊加d水,boil 15-20分鐘。一次過做一個禮拜量,慢慢歎。中午就食 Seafood risotto with salad, which is sweet potato leaves with white bean. So no constipation today.
Dinner would be curry potatoes with  beef stew.
Seen the Korean film about the real story of a German reporter Hinzpeter and his taxi-driver friend Jin Wu Fu. It is a very touching film which depicted the political turmoil happened in Korea during the 80’s. Not suitable for children though, because the murdering scenes are overemphasised.

Thursday, October 05, 2017

music score


水調歌頭


Tuesday, October 03, 2017

八十年代經典日劇山盟海誓主題曲










林子祥

海誓山盟

作詞:潘源良
作曲:林敏怡
編曲:林敏怡

*心又再飄 就似就要撲進這海中跟它呼叫
全因從前話過 誓盟是如何重要
今天的掙扎知多少

#再見的歡笑 沒法望到仍然如追憶般飄渺
到處人群在笑 猜說情早逝了
歡欣結局 少中更少

+無止境的等 不禁心動搖
一分一刻也感到寂寥
卻總想到唯有你 叫這一生再沒缺少

人必需飽經心意的動搖
再去發覺愛中的奧妙
縱使天意難看透,我都感到盼望****
甘於接受每一秒



 



從歌詞里再次體會那種神聖的,永恒的,不能被摧毀的美好。

在祂並沒有改變,並沒有轉動的影儿..
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上帝....
從上面來的智慧,首先是清潔的...
 ......

Thursday, September 14, 2017

一日三餐

早上

一片麥包
無糖紅豆沙 十 陳皮一塊
一個半小蘋果
牛奶

小吃

維紀朱古力奶

午餐

茶餐廳鮮蝦雲吞麵-  約有六隻雲吞
油菜一碟

晚餐

街市番茄百佳豬肉泡飯加百佳蔥和恵康芫荽
初熟小軟柿2個
東瓜白扁豆湯






Saturday, September 09, 2017

星加坡和馬六甲之旅



自由行這是二年前我和爸爸去星加坡和馬六甲旅行拍下來的。我們先住在靠近 Orchard road MTR的YMCA旅館,去博物館和去大的購物點都很方便。旅館提供的膳食就沒有多大印象,只記 得那個即熱的花灑很方便,是香港沒有的。超市購物也用電子條碼更新價目,比較清楚貨物價錢。 我們去
了植物公園,博物館,還有舊城區,作為一個小小吃貨,這次旅行增了大約五磅。
至於馬六甲,對於吃貨來説,是沒有多大吸引力的。


Thursday, August 24, 2017

在地若天

午夜夢迴,過去的一幕回憶忽然浮現出來。那也是一個陽光燦爛的夏日午後。我在威院工作完了,走過停車埸,有一架車上裝了遮光板,醒目地印著【在地若天】幾字,當時不經意的一望,那境象竟留到現在,人可記下的事真的難以估計。

 A scene of old memory flash back.  I was working in Prince of Wales Hospital then. It was again a bright summer afternoon. I work through the car park. There was a car with sunshield on. Printing on the sunshied was four clear chinese character, saying [on earth as it is in heaven]. It's really incomprehensible how human memory works. It was only a glance of  less than one second, and the image was printed in my brain for so long.

Tuesday, August 22, 2017

得救見証

自從中二決志信主後,信仰的道路一直都很崎嶇。我在南京出世,八歲跟著爸爸到香港和祖父母團聚。家裡信奉佛教和拜祖宗。當初信主的時候,心靈裡經歷過很多掙扎,但主的手一沒有離開我。我們一班初信的中學同學在團契裡分享神的恩典,互相代禱,傳道人的關懷,讓我的信心得到栽培。但由於個性格內向,使我很怕做見証,也很少想到要向別人傳福音。父母知道我信了基督後,都有些抗拒,特別是我的媽媽,很擔心我把太多時間放在教會上,影響了學業。當時也不知道怎樣向她見証。隨著中五會考的臨近,靈命開始萎縮。雖然考到很好的成績,卻開始遠離神。直到大學二年級,和同學一起住由教會姊妹租借的近校村屋裡。
由於興趣的關係,那時我由醫學系轉到工程系。但我對自己的能力評估錯了,數学邏輯思維面對一點點壓力就降低了,壓力越來越大,開始失眠,直到有一天考試時,腦裡一片空白。才知道自己的身體和心靈都很不健康。當時感到像天跌下來一樣,我不可以再上課,完全不理解講師在教什麼,向同學求教,他們也支吾以對,無法溝通,最後終於要退學半年。感謝神,在這段時候,姊妹都有來探望我,為我祈禱,教我像以挪士那樣呼求主名,家人也很體諒我,讓我得到足夠的休息,我的病慢慢痊癒了。不過父母仍然很反對我信主,媽媽在這段時期開始鑽研佛經和相術,常常在我面前念咒,非常怕我再病下來,我卻為這事很困擾。家人不同的信仰,令我們起了很多的爭執。自己也有很多的憂慮,禱告中求主開一條出路。很奇妙地,神讓我順利地轉回醫科,同時又開始了教會生活。不過信仰的根基還紮得不穩,特別是想到自己那段不光彩的往事,覺得很自卑,很想這段記憶永遠被人忘掉。久而久之,我的心眼又封閉了,與教會的肢體也有很多的隔膜,自己越本越不想返教會。這樣的掙扎一直到做實習醫生的時候,工作的壓力,人除關係的衡突又一次沖擊我的信心,令我離開了神。

在接著下來的五年時間裡,媽媽越來越沉迷佛教,常常和我去唸經,去過很多的佛堂和寺廟。但我卻常常感到莫名的孤獨,怎樣也解脫不到。面對那似是而非的經文,常常失落,西方樂土?是我安身之地嗎?那些疑幻疑真的描繪,矛盾的道理,使我閉塞在自我的天地中。雖然我應付到手上的工作,和家人也沒了信仰上的衝突,但是我並不快樂。直的SARS爆發,第一次真真正正面對死亡的威脅。當時深深體會到寂寞的感覺,渺小的我很無助,我死後會去的地方自己一點也沒有把握。深知自己無論多努力地修行,卻是徒然。SARS後有一次和媽媽談到金剛經,談到那些被法師吹噓得無與倫比的虛幻世界,一種很強烈的無奈與空虛的感覺使我們不得不轉移話題。在SARS當中,謝婉雯姐妹如雲彩般的見証也深深打動了我。我開始重新面對自己,發現自己是多麼的需要回到主裡面,回到祂應許的永恆裡面。很感謝神,我又遇到教會的弟兄姊妹,雖然家人仍然很反對我信主,但靠著神的帶領,我終於都領了洗。雖然靈裡還是常常有掙扎,但每一次的禱告,思想神的話語,和教會肢體的相交,都令我更肯定神的愛。祂對每個相信祂的人都有完美的計劃。在繁瑣的生活當中,我有些時侯都會感到迷惘,要重新定位,把焦點放回主那裡,讓祂繼續塑造我心。

Sunday, August 13, 2017

Good old memory


Made in 2012

Monday, August 07, 2017

生日後的感動

生如夏花,
去若靜水;
命似輕湮,
終歸永恒。